独有的啤酒:来自“地狱”的味道

在古爱尔兰,凯尔特男女享有平等的权利,凡是为婚姻带来更多财产的人,无论性别如何,都被视为家庭的掌管者。作为康诺特省的女王,梅芙不得不使用权力让与她结婚的男人成为国王,这种权力在后来梅芙被称为“主权女神”时被神话化了。而当时的啤酒是来自‘地狱’的味道。

梅芙的名字是凯尔特语中的“蜂蜜酒”,这是一种发酵的蜂蜜饮料,是古代和中世纪爱尔兰国王加冕仪式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梅芙女王为这位崛起的君主提供了具有象征意

几千年以来,奥维纳加洞穴中最令人陶醉的要数勇士梅芙女王。然而,就在今年,该洞穴墙上培植出的一种野生酵母所酿造的啤酒改变了这一切。这种啤酒,因其神奇的培植地而被称为“地狱野蛮啤酒”(Underworld Savage Ale),他是第一种此类啤酒,背景故事足以配得上洞穴本身的奇妙神话。

因为对好故事的热爱,爱尔兰黑驴啤酒厂(Black Donkey Brewery)的“地狱野蛮啤酒”诞生了。去年十月,黑驴啤酒厂酿酒大师西贝瑞(Richard Siberry)和一群微生物学家在洞穴中继续他们的“探索野生酵母”行动,从墙壁上刮下三种不同的酵母品种。

拉斯克罗根所有辉煌的历史中最著名要数奥维纳加洞穴,奥维纳加洞穴是勇士梅芙女王的出生地,其小巧的石灰岩入口位于建筑群的中心附近。在奥维纳加发现的不成比例的丧葬和仪式纪念碑表明该洞穴是该建筑群中最神圣的地点之一。

如果你相信奥维纳加背后的神话故事,西贝瑞选择的日期是勇敢却又鲁莽的,真正的凯尔特人的传统复杂到令人眼花缭乱——正如它描述的地狱和神仙一样令人恐惧和深不可测。

“地狱野蛮啤酒”的首次发布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西贝瑞并没有实现创造一种爱尔兰独有的啤酒的梦想。“地狱野蛮啤酒”正因如此而独具爱尔兰特点。在灵魂世界和人类世界阻隔最小的夜晚孕育,“地狱野蛮啤酒”如今也成为了奥维纳加洞穴丰富历史的一部分。

死亡真相:“死亡可能没有你想象的那样可怕”

世卫组织说,到2030年,全世界死亡人数将从2015年的5600万人上升到7000万人。出现死亡高峰主要有两个原因,死于心脏病以及癌症病人的增加;其次,人们寿命延长所带来的死亡推迟,然而死亡可能没有你想象的那样可怕。

谁都知道死是生的终点,人类最终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然而,谈论死亡总是令人忌讳的。或是出于对死亡的担心和恐惧,或许出于宗教及文化等原因。因为死亡的神秘、痛苦、幻灭与虚无。

但是,英国临终关怀医生凯瑟琳·曼尼克斯(Kathryn Mannix)认为应该打破围绕死亡的禁忌。让人们知道死亡可能并不像人们所想象的那样可怕。最近,英国也鼓励医生在面对时日不多的病人时,与他们展开关于死亡的坦诚对话。

曼尼克斯说:“很多时候人们不知道如何谈论死亡这个字眼,所以干脆缄口不言。结果大家在面对亲人死亡时往往不知所措。不知道死亡到底多近多远?” “结果是一片悲伤、忧虑和绝望的景象,”她说。

那么,正常的死亡应该是什么样?是不是像电影、电视中所描绘的那样?

根据曼尼克斯的描述:“死亡就像出生一样其实就是一个过程。病人逐渐地变得更加疲倦。随着时间的推移,病人睡的时候多,醒的时候少…… 有时,病人在睡眠过程中处于昏迷状态。这一变化虽然微小但却非常重要。我们叫不醒他们。但当他们醒来时会说他们睡得很香。这时我们就知道这种昏迷对病人来说并不可怕…… 最终他们会一直处于无意识状态。”

她说,“病人此时此刻处于一种放松状态,他们呼吸时不会有意识地清理喉咙聚集的粘液和唾液。这时喉咙就会发出很响的声音。这就是人们平时所说的‘垂死挣扎’(death rattle),并认为这很恐怖。但其实,我由此会判断出我的病人处于深度放松和昏迷状态。当空气经过肺部呼出呼进时,穿过喉头粘液的气泡发出这种声响。他们自己并无知觉。在生命最后时光还会出现一段浅呼吸。最后是呼出一口气,不再有进气。有时这一切发生得非常安静,家人都没有留意到。”曼尼克斯说,正常的死亡过程是非常平和。我们可以感知到死亡,可以为之做准备。我们应该为此感到安慰。

还有些老人在半昏迷状态下表示,他们愿意死去。他们说自己已经看到天堂,那里非常美好。因此对死亡没有恐惧。